曲艺   14 个讨论,0 个关注

二三十年代的艺人在小剧场里演出,为何都是京韵大鼓攒底?

建国后相声是否成为了宣传工具?如何看待这种改变?

如何评价侯耀文先生?

如何欣赏相声中的「柳活」?最好先了解哪些曲艺、戏剧的知识和曲目、剧目?

如何评价侯耀文先生?

如何欣赏相声中的「柳活」?最好先了解哪些曲艺、戏剧的知识和曲目、剧目?

如何评价侯耀文先生?

如何欣赏相声中的「柳活」?最好先了解哪些曲艺、戏剧的知识和曲目、剧目?

如何评价侯耀文先生?

如何欣赏相声中的「柳活」?最好先了解哪些曲艺、戏剧的知识和曲目、剧目?

二三十年代的艺人在小剧场里演出,为何都是京韵大鼓攒底?

建国后相声是否成为了宣传工具?如何看待这种改变?

如何评价侯耀文先生?

如何欣赏相声中的「柳活」?最好先了解哪些曲艺、戏剧的知识和曲目、剧目?

条新动态, 点击查看
谢妖。

别说,这个问题还真适合我,作为一名京剧的骨灰级粉丝,我就是从相声中的柳活儿开始接触京剧的。

2000年,我上初中(暴露年龄贴),在听了很多遍天津交通广播+文艺广播中罗荣寿、高凤山的《黄鹤楼》之后,我偶然在家里嚎了一句“主公上马心不爽~”,我妈打趣道... 显示全部 »
谢妖。

别说,这个问题还真适合我,作为一名京剧的骨灰级粉丝,我就是从相声中的柳活儿开始接触京剧的。

2000年,我上初中(暴露年龄贴),在听了很多遍天津交通广播+文艺广播中罗荣寿、高凤山的《黄鹤楼》之后,我偶然在家里嚎了一句“主公上马心不爽~”,我妈打趣道,“还挺有味儿的啊!”其实小时候总被老妈嘲笑五音不全,这次经过鼓励,嘿,我倒来了精神儿,从此踏上迷京剧的不归路……真是一言兴邦,一言丧邦。

咳咳,扯远了。说柳活呢,不能一概而论。题主问的是戏曲、曲艺,我就分开来答。先说我戏曲吧。有戏曲学唱内容的一般是三类:腿子活、纯柳活、故事型相声【这个我想不起来有什么行话……谁能告诉我一下?】。

1.腿子活。什么叫腿子活呢?就是模拟戏曲表演片段,往往逗哏的不懂装懂,捧哏又想完成戏曲片段,从而笑料百出。经典例子:《黄鹤楼》罗荣寿高凤山版本、马三立王凤山版本(俩快板儿大师量活),《捉放曹》侯宝林郭全宝、李金斗陈涌泉版本,《汾河湾》苏文茂马志存版本,《窦公训女》田立禾王文玉版本,等等……

这么多版本的腿子活,其实真正柳活儿占的比例很小。除非是罗荣寿那种以柳活入活的,(就是在垫话儿【正活——即作品主要内容——之前的铺垫内容】里以学唱进入作品)一般不需要您对戏曲有什么了解。作品中基本都会解释,戏剧内容啊、术语啊、精彩之处啊什么的。想当初我听这些的时候也完全不了解京剧嘛,倒是听相声长了不少知识。【虽然很多话现在听来也挺外行的……一会儿我再评述哪些相声演员懂戏,哪些不懂】腿子活啊,剧场效果一般都很不错。洋闹儿啊!矛盾冲突激烈,包袱儿多,还常有打哏。《黄鹤楼》里经典的对话:
甲:这句怎么唱?
乙:调儿都忘啦?【唱】“主公上马心不爽”
甲:仓!
乙:你唱!
甲:“主公上马~”
乙:没打家伙呢!
甲:仓郎才台……
乙:我打!
甲:【吼】你打呀! 典型的三翻四抖结构,相声的基本思路。

又跑偏了……我其实是想说,听腿子活不大需要了解戏曲,相反想了解戏曲可以去听腿子活,找原剧去看,更有乐趣。

讲一哏,某版《批三国》有个包袱,说曹操的爸爸叫曹香蕉,什么根据呢?因为京剧《捉放曹》里曹操有一句唱,“吕伯奢与我父相交不假”,所以我爸爸叫曹相交。以上为背景。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南开中学京剧社,我和我们先生唱捉放曹,我的陈宫,他给搭曹操。唱到“吕伯奢与我父”然后他就喷了,乐得半天喘不上来气,大伙儿都纳闷儿啊,程老师,您怎么啦?我们先生笑骂道:“这帮臭说相声的,我们没法好好唱戏了!”

再推荐一个非典型腿子活,侯宝林、高凤山、刘宝瑞《卖马》。

2.纯柳活儿。

像侯宝林《戏剧与方言》、《卖包子》、《改行》、《串调》,刘文亨《学唱京剧》、《打金枝》等等都属于这类。这种作品,唱工是一大卖点。有道是生书熟戏,听不腻的曲艺,戏还是最好要熟。不熟没关系,听了侯宝林串调,再去听周信芳的《斩经堂》,回来再听,还是有味道。人家真有能耐啊。还是跟上一条一个感觉,不用您听相声之前做什么功课,听完了再去听戏,倒挺有意思。仿佛啊,着比说吧,您听戏感觉无从下手,要是有像我这么一个嘴贫的,一边砸挂开哏一边带您听戏,您也有兴趣不是?顺便推荐我原来写那个: 听京剧该如何入门?

3.这类其实最多,沾戏曲内容的叙事型相声都算这类。像刘文亨、马季都说过的《王金龙与祝英台》、传统相声《空城计》、《文昭关》、《阳平关》、《焦赞打严嵩》,新编相声《关公战秦琼》、《罗成戏貂蝉》等等等等,都可以算作这类。其实呢,还是一样,懂戏的,更有乐趣,不懂的,当作入门,听了戏回来再听,更哏。【合算我这分类都白分了!】

其实曲艺也这意思……女朋友催我睡了,明儿再接……众位知友请多在评论给我启示,要不想不起来说嘛~哈欠~
匿名用户

王逍瑕 回答了问题 2016-10-07 14:0910 个回复 不感兴趣

如何评价侯耀文先生?

赞同来自:

谢邀。
不敢评价,说个故事,
年深日久,或有偏遗。
大背景:刚进入21世纪的某年,郭德纲还是无名小卒,流行文化大肆入侵,传统艺术貌似土崩瓦解,娱乐圈根本没有相声的位置。有人说,那是相声最难熬的时代。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某次《同一首歌》(应该是的……)演唱会,... 显示全部 »
谢邀。
不敢评价,说个故事,
年深日久,或有偏遗。
大背景:刚进入21世纪的某年,郭德纲还是无名小卒,流行文化大肆入侵,传统艺术貌似土崩瓦解,娱乐圈根本没有相声的位置。有人说,那是相声最难熬的时代。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某次《同一首歌》(应该是的……)演唱会,不知道为毛,主办方把侯耀文、石富宽二位请来了,还放在了演唱会最不讨好的腰上。
而侯、石二位前面的歌手都有谁呢?
韩磊、阿杜、张宇、容祖儿……时间太长,记不清了。但二位之前是谁,却令我印象深刻——张学友!
歌神的一首《吻别》,载歌载舞,连蹦带跳点燃观众,嗨翻全场,连饮场的水都洒了一地。
我的个天……我心想,这场面,一线歌手能接住就谢天谢地了,更别说俩说相声的了……
主持人报完侯、石二位的节目后,二位上台……掌声比放个屁动静大点儿有限。
然后……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
侯爷鞠躬之后,没说话,掏出一张手帕(还是把领带解下来来着记不清了……),趴地上开始擦水,大师风范、仪容仪表、不能出怪相怪动静什么的全都顾不上了……
台下瞬间炸了,沉闷的坟场顿时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侯:“敢情这歌神还是傣族人……”
石:“怎么呢?”(这腿儿递的多舒服!)
侯:“这不来过泼水节了么!”
侯爷的表现十分精彩,而石先生的表现也非常不俗。这几句词儿估计都是现挂,要是一般二五眼的捧哏,直接来个“嗨”、“没听说过”,包袱会就此终结。而石这句“怎么呢”,使得侯爷完美的抖出了下一句的包袱。二位不愧是默契搭档,天作之合。
然后,侯爷就开始拿之前的歌星们挨个砸挂,并且砸一个学一个,加上石先生的插科打诨,侯爷每学唱完一个歌星,台下都能爆发(而不仅仅是响起)此起彼伏的掌声和笑声。
当二位表演结束,鞠躬下台时,观众的热情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山呼海啸。
这要是换了当时某些齐名的其他相声演员……估计就是怎么上来的怎么下去,从头尴尬到尾了吧。
我一直说,相声现在最大的敌人,不是同样说相声的某些同行,而是那些先天就比相声具备极大优势的音乐、影视、舞蹈、戏剧等流行文化。
所以,能让相声在同一舞台上与那个时代的流行文化分庭抗礼,甚至能让相声也成为流行文化一员的人,都是那个时代相声界的英雄。
对了,当侯耀文先生走下同一首歌的舞台时,默默地回头看了一眼。
看着台下山呼海啸的掌声、笑声、呐喊声,不知侯爷是否想起了,他那也曾受人民如此礼遇的父亲?
以及那个相声的年代。 http://image2.qiniudn.com/26682-b77f88dc9043b692a6cbac9edb319f43
https://pic2.zhimg.com/bd84f4ab349cee7d072ff9606a234489_b.jpg
十几年前的事儿了,有的可能记不清了,也讲不清了……当时二位先生的表现,我这只字片语,难表其万一。
http://image2.qiniudn.com/26682-e64226b7f28fffa57954c8cae4a0868c
愿您在天堂一切安好。 https://pic4.zhimg.com/66d42bd55e69589cd3669556f11496c3_b.jpg
愿您在天堂一切安好。
从题外说起。前几天又翻鲁迅的几本书,有个感慨:鲁迅能被威权政权树立为民族魂,有中国共运和文化运动交错的“外因”,有他“不宽恕”的性情做“内因”,等等,总而言之,其实也是矛盾现象。幸亏这个矛盾,那些年的读者还能读几本好书,尽管被肢解和解说得很离奇。有说现在的中国... 显示全部 »
从题外说起。前几天又翻鲁迅的几本书,有个感慨:鲁迅能被威权政权树立为民族魂,有中国共运和文化运动交错的“外因”,有他“不宽恕”的性情做“内因”,等等,总而言之,其实也是矛盾现象。幸亏这个矛盾,那些年的读者还能读几本好书,尽管被肢解和解说得很离奇。有说现在的中国人的一些性情是被这个浙东人拐带坏了的,这说法实在太瞧得起现在的中国人了。
观党内机构设置,常设职能部门:曰组织宣传统战政法,对文艺“这一块”极其关注。特别是在野时,有奇效。刚刚执政时,对文化界的管(zheng)理(zhi)水平非常高,操作这些事的领导干部的内行程度和今日的广电总局之流相差悬殊,无论你认为他们的行为是有必要的,还是邪恶的,还是邪恶而有必要的。(文革后,汪曾祺老老实实地说于会泳懂作曲,江青懂艺术,这实在是很糟糕的老老实实,其凶险正在这“懂”。)
不是相声是否愿意成为工具的问题,是是否愿意选择相声作为工具的问题。相声传播广,至少北中国,大多数人愿意听,写作排练快而成本低,往战场或车间地头上一站,就是节目,是极好的宿主和媒介。
严格地说,也不是相声在影响人,是一种强硬却无孔不入的东西变成各种各样的事物在影响人,之所以不完全用高音喇叭,是因为相声能潜入更小的缝隙,再说,比起人来,高音喇叭也挺贵的。当时,政治与一切人有关,与一切文艺形式有关。
至于相声演员尤其是年轻演员,居然能成为革命干部、文职军官,恐怕多数是梦里也像陈光标一样笑醒,做鬼也像王兆山主席一样幸福的。对于不肯合作的相声和相声演员,甚至不必动用权力,他们几乎没什么生存空间了。相声在被用来做“批评不良风气的工具”时,常被殃及。刘宝瑞聪明,他知道自己爱什么,知道自己是什么,拿到这些段子,没精打采地说一段,就完了。马三立认认真真地完成艺术生产任务,本来为求好,倒挣了顶右派帽子戴。“歌颂相声”的确立,对演员真是福音。要是有机会采访老演员,可以问问他们是喜欢国家开支发粮票的时代,还是自由组建茶馆相声队的年代。那个时代直接改变了大致两代人,间接的改变还无法详细估计。
观众对一门艺术的预期多正常,这门艺术才可能多正常。
谢邀。基本来说三个原因:
一、京韵大鼓是当时最先进的曲艺形式 。京韵大鼓就是一门为在主观和客观上为迎合市民阶层观众而改造出来的艺术形式。刘宝全、白云鹏、张小轩时代自觉或不自觉地对旧的大鼓书如下改造:
1. 一板一眼变成一板三眼;
2.长篇大书变短段;
3.吸... 显示全部 »
谢邀。基本来说三个原因:
一、京韵大鼓是当时最先进的曲艺形式 。京韵大鼓就是一门为在主观和客观上为迎合市民阶层观众而改造出来的艺术形式。刘宝全、白云鹏、张小轩时代自觉或不自觉地对旧的大鼓书如下改造:
1. 一板一眼变成一板三眼;
2.长篇大书变短段;
3.吸收京剧的精华内容(如刀枪架和部分曲牌子);
4.吸收代表清代曲艺最高水平的子弟书的精华内容(如露泪缘,悲秋等);
5.从地方方言改成京腔京韵;
6.重新设计了繁复精彩的旋律、过门以及鼓套子;
7.吸收了评戏的一些唱腔(如大西厢);
8.去除了思想糟粕,思想与时俱进,如活捉三郎这种闹鬼的题材,先交代清楚听众不要相信鬼神,再比如后来富少舫的孙总理伦敦蒙难,颂扬民主等;
9.淘汰了相对落后的传统大鼓书的内容,如X公案,X家将等;
上面每一个变化,对于一个曲种来说都是翻天覆地的革新。 刘宝全年轻时完成上面这改造,使得京韵大鼓成为一门完全成熟的艺术,超越了单弦坐上了北方曲艺当之无愧的头把交椅。相声处于什么时期呢?刚刚李德扬成名,张寿臣估计还没出生,整个相声还处于少年时代,跟五档相声的青年期,解放后的黄金期相比,艺术还并不成熟。 在20世和纪初,京韵大鼓又完成了如下的改造:
1. 白凤岩和白家五兄弟创造了少白派大鼓,加入了凡字音,而且把刘宝全的高亢的唱法变得更加舒缓,把京韵大鼓改造成真正适合女演员演唱的大鼓,几乎影响了后来的所有女演员;
2. 二十岁的骆玉笙依据刘、白、少白三派大鼓,创立了骆派大鼓,再一次凭借着自己唱老生的底子,大量吸取京剧的优秀内容,吸收了子弟书的部分内容,创立了自己的《红梅阁》和《剑阁闻铃》,并把部分露泪缘中的节目重新改造,并把声腔修改得更加优美华丽,富有技巧性,受到了极其热烈的欢迎。
完成这两项之后,京韵大鼓已经成北方曲艺的实际霸主,而此时此刻,小蘑菇刚刚成名,马三立的名声还不及大哥马桂元,侯宝林刚刚在天津得了“幺鸡”的称号。
二、二十世纪初期京韵大鼓人才辈出。 刘宝全的称号是鼓王,就是北方曲艺的唯一皇帝。私淑刘派的林红玉,人送称号女鼓王,就是北方曲艺女皇帝。骆玉笙人送称号“金嗓歌王”“金嗓鼓王”。其他曲艺如铁片大鼓,有一位大师王佩臣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而毫不夸张地说, 京韵大鼓在短段的20世纪初期就涌现出二三十位大师 。当时天津大大小小几十家曲艺园子,攒底演员几乎都是京韵大鼓演员,还不用说骆玉笙和小岚云这种火了大半个世纪的传奇人物。相声名角如张寿臣、侯宝林、马三立跟那时候同台的京韵大鼓艺人相比,还是差一点。不过 当年张寿臣倒二时,虽然攒底是刘宝全,但铁片大鼓超级巨星王佩臣和单弦三大派之一荣派创始人荣剑尘这两位都在张寿臣前面,已经为相声界非常争光了。
三、攒底是一个综合博弈问题。 其中的各种因素,包含但不限于,约定俗成的剧场传统(比如快板就该开场去,西河大鼓就是不能攒底,侯宝林之前相声也没有攒底的),演员的声望,观众的喜爱程度,以及曲种本身的特点等。一场曲艺演出,相声本来就是滑稽幽默的艺术,虽然受到热烈欢迎,但京韵大鼓本身题材就是才子佳人、帝王将相,唱腔大气,让京韵大鼓攒底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至于侯宝林相声攒底,我印象里是那场本来攒底的是孙书筠先生攒底,本来孙先生年龄比侯宝林小很多,艺术还不成熟,再加上侯宝林和其他相声艺人不同的是,侯先生自觉净化舞台,台上讲文明相声,人们觉得听侯宝林的相声好,讲文明,受到了特殊的欢迎。因此在机缘巧合下,侯宝林第一次成为了攒底的相声演员。 从这个角度上,侯宝林是有功的,因为他第一次用自己的能耐打破了相声不能攒底的惯例。
--
解放后,相声彻底脱离了剧场和京津地域的束缚,走进全国的广播电台和电视台,走进了社会各个阶层的日常生活,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全国曲艺的魁首,无人匹敌。
谢妖。

别说,这个问题还真适合我,作为一名京剧的骨灰级粉丝,我就是从相声中的柳活儿开始接触京剧的。

2000年,我上初中(暴露年龄贴),在听了很多遍天津交通广播+文艺广播中罗荣寿、高凤山的《黄鹤楼》之后,我偶然在家里嚎了一句“主公上马心不爽~”,我妈打趣道... 显示全部 »
谢妖。

别说,这个问题还真适合我,作为一名京剧的骨灰级粉丝,我就是从相声中的柳活儿开始接触京剧的。

2000年,我上初中(暴露年龄贴),在听了很多遍天津交通广播+文艺广播中罗荣寿、高凤山的《黄鹤楼》之后,我偶然在家里嚎了一句“主公上马心不爽~”,我妈打趣道,“还挺有味儿的啊!”其实小时候总被老妈嘲笑五音不全,这次经过鼓励,嘿,我倒来了精神儿,从此踏上迷京剧的不归路……真是一言兴邦,一言丧邦。

咳咳,扯远了。说柳活呢,不能一概而论。题主问的是戏曲、曲艺,我就分开来答。先说我戏曲吧。有戏曲学唱内容的一般是三类:腿子活、纯柳活、故事型相声【这个我想不起来有什么行话……谁能告诉我一下?】。

1.腿子活。什么叫腿子活呢?就是模拟戏曲表演片段,往往逗哏的不懂装懂,捧哏又想完成戏曲片段,从而笑料百出。经典例子:《黄鹤楼》罗荣寿高凤山版本、马三立王凤山版本(俩快板儿大师量活),《捉放曹》侯宝林郭全宝、李金斗陈涌泉版本,《汾河湾》苏文茂马志存版本,《窦公训女》田立禾王文玉版本,等等……

这么多版本的腿子活,其实真正柳活儿占的比例很小。除非是罗荣寿那种以柳活入活的,(就是在垫话儿【正活——即作品主要内容——之前的铺垫内容】里以学唱进入作品)一般不需要您对戏曲有什么了解。作品中基本都会解释,戏剧内容啊、术语啊、精彩之处啊什么的。想当初我听这些的时候也完全不了解京剧嘛,倒是听相声长了不少知识。【虽然很多话现在听来也挺外行的……一会儿我再评述哪些相声演员懂戏,哪些不懂】腿子活啊,剧场效果一般都很不错。洋闹儿啊!矛盾冲突激烈,包袱儿多,还常有打哏。《黄鹤楼》里经典的对话:
甲:这句怎么唱?
乙:调儿都忘啦?【唱】“主公上马心不爽”
甲:仓!
乙:你唱!
甲:“主公上马~”
乙:没打家伙呢!
甲:仓郎才台……
乙:我打!
甲:【吼】你打呀! 典型的三翻四抖结构,相声的基本思路。

又跑偏了……我其实是想说,听腿子活不大需要了解戏曲,相反想了解戏曲可以去听腿子活,找原剧去看,更有乐趣。

讲一哏,某版《批三国》有个包袱,说曹操的爸爸叫曹香蕉,什么根据呢?因为京剧《捉放曹》里曹操有一句唱,“吕伯奢与我父相交不假”,所以我爸爸叫曹相交。以上为背景。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南开中学京剧社,我和我们先生唱捉放曹,我的陈宫,他给搭曹操。唱到“吕伯奢与我父”然后他就喷了,乐得半天喘不上来气,大伙儿都纳闷儿啊,程老师,您怎么啦?我们先生笑骂道:“这帮臭说相声的,我们没法好好唱戏了!”

再推荐一个非典型腿子活,侯宝林、高凤山、刘宝瑞《卖马》。

2.纯柳活儿。

像侯宝林《戏剧与方言》、《卖包子》、《改行》、《串调》,刘文亨《学唱京剧》、《打金枝》等等都属于这类。这种作品,唱工是一大卖点。有道是生书熟戏,听不腻的曲艺,戏还是最好要熟。不熟没关系,听了侯宝林串调,再去听周信芳的《斩经堂》,回来再听,还是有味道。人家真有能耐啊。还是跟上一条一个感觉,不用您听相声之前做什么功课,听完了再去听戏,倒挺有意思。仿佛啊,着比说吧,您听戏感觉无从下手,要是有像我这么一个嘴贫的,一边砸挂开哏一边带您听戏,您也有兴趣不是?顺便推荐我原来写那个: 听京剧该如何入门?

3.这类其实最多,沾戏曲内容的叙事型相声都算这类。像刘文亨、马季都说过的《王金龙与祝英台》、传统相声《空城计》、《文昭关》、《阳平关》、《焦赞打严嵩》,新编相声《关公战秦琼》、《罗成戏貂蝉》等等等等,都可以算作这类。其实呢,还是一样,懂戏的,更有乐趣,不懂的,当作入门,听了戏回来再听,更哏。【合算我这分类都白分了!】

其实曲艺也这意思……女朋友催我睡了,明儿再接……众位知友请多在评论给我启示,要不想不起来说嘛~哈欠~
匿名用户

王逍瑕 回答了问题 2016-10-08 12:2910 个回复 不感兴趣

如何评价侯耀文先生?

赞同来自:

谢邀。
不敢评价,说个故事,
年深日久,或有偏遗。
大背景:刚进入21世纪的某年,郭德纲还是无名小卒,流行文化大肆入侵,传统艺术貌似土崩瓦解,娱乐圈根本没有相声的位置。有人说,那是相声最难熬的时代。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某次《同一首歌》(应该是的……)演唱会,... 显示全部 »
谢邀。
不敢评价,说个故事,
年深日久,或有偏遗。
大背景:刚进入21世纪的某年,郭德纲还是无名小卒,流行文化大肆入侵,传统艺术貌似土崩瓦解,娱乐圈根本没有相声的位置。有人说,那是相声最难熬的时代。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某次《同一首歌》(应该是的……)演唱会,不知道为毛,主办方把侯耀文、石富宽二位请来了,还放在了演唱会最不讨好的腰上。
而侯、石二位前面的歌手都有谁呢?
韩磊、阿杜、张宇、容祖儿……时间太长,记不清了。但二位之前是谁,却令我印象深刻——张学友!
歌神的一首《吻别》,载歌载舞,连蹦带跳点燃观众,嗨翻全场,连饮场的水都洒了一地。
我的个天……我心想,这场面,一线歌手能接住就谢天谢地了,更别说俩说相声的了……
主持人报完侯、石二位的节目后,二位上台……掌声比放个屁动静大点儿有限。
然后……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
侯爷鞠躬之后,没说话,掏出一张手帕(还是把领带解下来来着记不清了……),趴地上开始擦水,大师风范、仪容仪表、不能出怪相怪动静什么的全都顾不上了……
台下瞬间炸了,沉闷的坟场顿时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侯:“敢情这歌神还是傣族人……”
石:“怎么呢?”(这腿儿递的多舒服!)
侯:“这不来过泼水节了么!”
侯爷的表现十分精彩,而石先生的表现也非常不俗。这几句词儿估计都是现挂,要是一般二五眼的捧哏,直接来个“嗨”、“没听说过”,包袱会就此终结。而石这句“怎么呢”,使得侯爷完美的抖出了下一句的包袱。二位不愧是默契搭档,天作之合。
然后,侯爷就开始拿之前的歌星们挨个砸挂,并且砸一个学一个,加上石先生的插科打诨,侯爷每学唱完一个歌星,台下都能爆发(而不仅仅是响起)此起彼伏的掌声和笑声。
当二位表演结束,鞠躬下台时,观众的热情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山呼海啸。
这要是换了当时某些齐名的其他相声演员……估计就是怎么上来的怎么下去,从头尴尬到尾了吧。
我一直说,相声现在最大的敌人,不是同样说相声的某些同行,而是那些先天就比相声具备极大优势的音乐、影视、舞蹈、戏剧等流行文化。
所以,能让相声在同一舞台上与那个时代的流行文化分庭抗礼,甚至能让相声也成为流行文化一员的人,都是那个时代相声界的英雄。
对了,当侯耀文先生走下同一首歌的舞台时,默默地回头看了一眼。
看着台下山呼海啸的掌声、笑声、呐喊声,不知侯爷是否想起了,他那也曾受人民如此礼遇的父亲?
以及那个相声的年代。 http://image2.qiniudn.com/26682-b77f88dc9043b692a6cbac9edb319f43
https://pic2.zhimg.com/bd84f4ab349cee7d072ff9606a234489_b.jpg
十几年前的事儿了,有的可能记不清了,也讲不清了……当时二位先生的表现,我这只字片语,难表其万一。
http://image2.qiniudn.com/26682-e64226b7f28fffa57954c8cae4a0868c
愿您在天堂一切安好。 https://pic4.zhimg.com/66d42bd55e69589cd3669556f11496c3_b.jpg
愿您在天堂一切安好。
谢妖。

别说,这个问题还真适合我,作为一名京剧的骨灰级粉丝,我就是从相声中的柳活儿开始接触京剧的。

2000年,我上初中(暴露年龄贴),在听了很多遍天津交通广播+文艺广播中罗荣寿、高凤山的《黄鹤楼》之后,我偶然在家里嚎了一句“主公上马心不爽~”,我妈打趣道... 显示全部 »
谢妖。

别说,这个问题还真适合我,作为一名京剧的骨灰级粉丝,我就是从相声中的柳活儿开始接触京剧的。

2000年,我上初中(暴露年龄贴),在听了很多遍天津交通广播+文艺广播中罗荣寿、高凤山的《黄鹤楼》之后,我偶然在家里嚎了一句“主公上马心不爽~”,我妈打趣道,“还挺有味儿的啊!”其实小时候总被老妈嘲笑五音不全,这次经过鼓励,嘿,我倒来了精神儿,从此踏上迷京剧的不归路……真是一言兴邦,一言丧邦。

咳咳,扯远了。说柳活呢,不能一概而论。题主问的是戏曲、曲艺,我就分开来答。先说我戏曲吧。有戏曲学唱内容的一般是三类:腿子活、纯柳活、故事型相声【这个我想不起来有什么行话……谁能告诉我一下?】。

1.腿子活。什么叫腿子活呢?就是模拟戏曲表演片段,往往逗哏的不懂装懂,捧哏又想完成戏曲片段,从而笑料百出。经典例子:《黄鹤楼》罗荣寿高凤山版本、马三立王凤山版本(俩快板儿大师量活),《捉放曹》侯宝林郭全宝、李金斗陈涌泉版本,《汾河湾》苏文茂马志存版本,《窦公训女》田立禾王文玉版本,等等……

这么多版本的腿子活,其实真正柳活儿占的比例很小。除非是罗荣寿那种以柳活入活的,(就是在垫话儿【正活——即作品主要内容——之前的铺垫内容】里以学唱进入作品)一般不需要您对戏曲有什么了解。作品中基本都会解释,戏剧内容啊、术语啊、精彩之处啊什么的。想当初我听这些的时候也完全不了解京剧嘛,倒是听相声长了不少知识。【虽然很多话现在听来也挺外行的……一会儿我再评述哪些相声演员懂戏,哪些不懂】腿子活啊,剧场效果一般都很不错。洋闹儿啊!矛盾冲突激烈,包袱儿多,还常有打哏。《黄鹤楼》里经典的对话:
甲:这句怎么唱?
乙:调儿都忘啦?【唱】“主公上马心不爽”
甲:仓!
乙:你唱!
甲:“主公上马~”
乙:没打家伙呢!
甲:仓郎才台……
乙:我打!
甲:【吼】你打呀! 典型的三翻四抖结构,相声的基本思路。

又跑偏了……我其实是想说,听腿子活不大需要了解戏曲,相反想了解戏曲可以去听腿子活,找原剧去看,更有乐趣。

讲一哏,某版《批三国》有个包袱,说曹操的爸爸叫曹香蕉,什么根据呢?因为京剧《捉放曹》里曹操有一句唱,“吕伯奢与我父相交不假”,所以我爸爸叫曹相交。以上为背景。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南开中学京剧社,我和我们先生唱捉放曹,我的陈宫,他给搭曹操。唱到“吕伯奢与我父”然后他就喷了,乐得半天喘不上来气,大伙儿都纳闷儿啊,程老师,您怎么啦?我们先生笑骂道:“这帮臭说相声的,我们没法好好唱戏了!”

再推荐一个非典型腿子活,侯宝林、高凤山、刘宝瑞《卖马》。

2.纯柳活儿。

像侯宝林《戏剧与方言》、《卖包子》、《改行》、《串调》,刘文亨《学唱京剧》、《打金枝》等等都属于这类。这种作品,唱工是一大卖点。有道是生书熟戏,听不腻的曲艺,戏还是最好要熟。不熟没关系,听了侯宝林串调,再去听周信芳的《斩经堂》,回来再听,还是有味道。人家真有能耐啊。还是跟上一条一个感觉,不用您听相声之前做什么功课,听完了再去听戏,倒挺有意思。仿佛啊,着比说吧,您听戏感觉无从下手,要是有像我这么一个嘴贫的,一边砸挂开哏一边带您听戏,您也有兴趣不是?顺便推荐我原来写那个: 听京剧该如何入门?

3.这类其实最多,沾戏曲内容的叙事型相声都算这类。像刘文亨、马季都说过的《王金龙与祝英台》、传统相声《空城计》、《文昭关》、《阳平关》、《焦赞打严嵩》,新编相声《关公战秦琼》、《罗成戏貂蝉》等等等等,都可以算作这类。其实呢,还是一样,懂戏的,更有乐趣,不懂的,当作入门,听了戏回来再听,更哏。【合算我这分类都白分了!】

其实曲艺也这意思……女朋友催我睡了,明儿再接……众位知友请多在评论给我启示,要不想不起来说嘛~哈欠~
匿名用户

王逍瑕 回答了问题 2016-10-08 12:4910 个回复 不感兴趣

如何评价侯耀文先生?

赞同来自:

谢邀。
不敢评价,说个故事,
年深日久,或有偏遗。
大背景:刚进入21世纪的某年,郭德纲还是无名小卒,流行文化大肆入侵,传统艺术貌似土崩瓦解,娱乐圈根本没有相声的位置。有人说,那是相声最难熬的时代。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某次《同一首歌》(应该是的……)演唱会,... 显示全部 »
谢邀。
不敢评价,说个故事,
年深日久,或有偏遗。
大背景:刚进入21世纪的某年,郭德纲还是无名小卒,流行文化大肆入侵,传统艺术貌似土崩瓦解,娱乐圈根本没有相声的位置。有人说,那是相声最难熬的时代。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某次《同一首歌》(应该是的……)演唱会,不知道为毛,主办方把侯耀文、石富宽二位请来了,还放在了演唱会最不讨好的腰上。
而侯、石二位前面的歌手都有谁呢?
韩磊、阿杜、张宇、容祖儿……时间太长,记不清了。但二位之前是谁,却令我印象深刻——张学友!
歌神的一首《吻别》,载歌载舞,连蹦带跳点燃观众,嗨翻全场,连饮场的水都洒了一地。
我的个天……我心想,这场面,一线歌手能接住就谢天谢地了,更别说俩说相声的了……
主持人报完侯、石二位的节目后,二位上台……掌声比放个屁动静大点儿有限。
然后……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
侯爷鞠躬之后,没说话,掏出一张手帕(还是把领带解下来来着记不清了……),趴地上开始擦水,大师风范、仪容仪表、不能出怪相怪动静什么的全都顾不上了……
台下瞬间炸了,沉闷的坟场顿时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侯:“敢情这歌神还是傣族人……”
石:“怎么呢?”(这腿儿递的多舒服!)
侯:“这不来过泼水节了么!”
侯爷的表现十分精彩,而石先生的表现也非常不俗。这几句词儿估计都是现挂,要是一般二五眼的捧哏,直接来个“嗨”、“没听说过”,包袱会就此终结。而石这句“怎么呢”,使得侯爷完美的抖出了下一句的包袱。二位不愧是默契搭档,天作之合。
然后,侯爷就开始拿之前的歌星们挨个砸挂,并且砸一个学一个,加上石先生的插科打诨,侯爷每学唱完一个歌星,台下都能爆发(而不仅仅是响起)此起彼伏的掌声和笑声。
当二位表演结束,鞠躬下台时,观众的热情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山呼海啸。
这要是换了当时某些齐名的其他相声演员……估计就是怎么上来的怎么下去,从头尴尬到尾了吧。
我一直说,相声现在最大的敌人,不是同样说相声的某些同行,而是那些先天就比相声具备极大优势的音乐、影视、舞蹈、戏剧等流行文化。
所以,能让相声在同一舞台上与那个时代的流行文化分庭抗礼,甚至能让相声也成为流行文化一员的人,都是那个时代相声界的英雄。
对了,当侯耀文先生走下同一首歌的舞台时,默默地回头看了一眼。
看着台下山呼海啸的掌声、笑声、呐喊声,不知侯爷是否想起了,他那也曾受人民如此礼遇的父亲?
以及那个相声的年代。 http://image2.qiniudn.com/26682-b77f88dc9043b692a6cbac9edb319f43
https://pic2.zhimg.com/bd84f4ab349cee7d072ff9606a234489_b.jpg
十几年前的事儿了,有的可能记不清了,也讲不清了……当时二位先生的表现,我这只字片语,难表其万一。
http://image2.qiniudn.com/26682-e64226b7f28fffa57954c8cae4a0868c
愿您在天堂一切安好。 https://pic4.zhimg.com/66d42bd55e69589cd3669556f11496c3_b.jpg
愿您在天堂一切安好。
谢妖。

别说,这个问题还真适合我,作为一名京剧的骨灰级粉丝,我就是从相声中的柳活儿开始接触京剧的。

2000年,我上初中(暴露年龄贴),在听了很多遍天津交通广播+文艺广播中罗荣寿、高凤山的《黄鹤楼》之后,我偶然在家里嚎了一句“主公上马心不爽~”,我妈打趣道... 显示全部 »
谢妖。

别说,这个问题还真适合我,作为一名京剧的骨灰级粉丝,我就是从相声中的柳活儿开始接触京剧的。

2000年,我上初中(暴露年龄贴),在听了很多遍天津交通广播+文艺广播中罗荣寿、高凤山的《黄鹤楼》之后,我偶然在家里嚎了一句“主公上马心不爽~”,我妈打趣道,“还挺有味儿的啊!”其实小时候总被老妈嘲笑五音不全,这次经过鼓励,嘿,我倒来了精神儿,从此踏上迷京剧的不归路……真是一言兴邦,一言丧邦。

咳咳,扯远了。说柳活呢,不能一概而论。题主问的是戏曲、曲艺,我就分开来答。先说我戏曲吧。有戏曲学唱内容的一般是三类:腿子活、纯柳活、故事型相声【这个我想不起来有什么行话……谁能告诉我一下?】。

1.腿子活。什么叫腿子活呢?就是模拟戏曲表演片段,往往逗哏的不懂装懂,捧哏又想完成戏曲片段,从而笑料百出。经典例子:《黄鹤楼》罗荣寿高凤山版本、马三立王凤山版本(俩快板儿大师量活),《捉放曹》侯宝林郭全宝、李金斗陈涌泉版本,《汾河湾》苏文茂马志存版本,《窦公训女》田立禾王文玉版本,等等……

这么多版本的腿子活,其实真正柳活儿占的比例很小。除非是罗荣寿那种以柳活入活的,(就是在垫话儿【正活——即作品主要内容——之前的铺垫内容】里以学唱进入作品)一般不需要您对戏曲有什么了解。作品中基本都会解释,戏剧内容啊、术语啊、精彩之处啊什么的。想当初我听这些的时候也完全不了解京剧嘛,倒是听相声长了不少知识。【虽然很多话现在听来也挺外行的……一会儿我再评述哪些相声演员懂戏,哪些不懂】腿子活啊,剧场效果一般都很不错。洋闹儿啊!矛盾冲突激烈,包袱儿多,还常有打哏。《黄鹤楼》里经典的对话:
甲:这句怎么唱?
乙:调儿都忘啦?【唱】“主公上马心不爽”
甲:仓!
乙:你唱!
甲:“主公上马~”
乙:没打家伙呢!
甲:仓郎才台……
乙:我打!
甲:【吼】你打呀! 典型的三翻四抖结构,相声的基本思路。

又跑偏了……我其实是想说,听腿子活不大需要了解戏曲,相反想了解戏曲可以去听腿子活,找原剧去看,更有乐趣。

讲一哏,某版《批三国》有个包袱,说曹操的爸爸叫曹香蕉,什么根据呢?因为京剧《捉放曹》里曹操有一句唱,“吕伯奢与我父相交不假”,所以我爸爸叫曹相交。以上为背景。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南开中学京剧社,我和我们先生唱捉放曹,我的陈宫,他给搭曹操。唱到“吕伯奢与我父”然后他就喷了,乐得半天喘不上来气,大伙儿都纳闷儿啊,程老师,您怎么啦?我们先生笑骂道:“这帮臭说相声的,我们没法好好唱戏了!”

再推荐一个非典型腿子活,侯宝林、高凤山、刘宝瑞《卖马》。

2.纯柳活儿。

像侯宝林《戏剧与方言》、《卖包子》、《改行》、《串调》,刘文亨《学唱京剧》、《打金枝》等等都属于这类。这种作品,唱工是一大卖点。有道是生书熟戏,听不腻的曲艺,戏还是最好要熟。不熟没关系,听了侯宝林串调,再去听周信芳的《斩经堂》,回来再听,还是有味道。人家真有能耐啊。还是跟上一条一个感觉,不用您听相声之前做什么功课,听完了再去听戏,倒挺有意思。仿佛啊,着比说吧,您听戏感觉无从下手,要是有像我这么一个嘴贫的,一边砸挂开哏一边带您听戏,您也有兴趣不是?顺便推荐我原来写那个: 听京剧该如何入门?

3.这类其实最多,沾戏曲内容的叙事型相声都算这类。像刘文亨、马季都说过的《王金龙与祝英台》、传统相声《空城计》、《文昭关》、《阳平关》、《焦赞打严嵩》,新编相声《关公战秦琼》、《罗成戏貂蝉》等等等等,都可以算作这类。其实呢,还是一样,懂戏的,更有乐趣,不懂的,当作入门,听了戏回来再听,更哏。【合算我这分类都白分了!】

其实曲艺也这意思……女朋友催我睡了,明儿再接……众位知友请多在评论给我启示,要不想不起来说嘛~哈欠~
匿名用户

王逍瑕 回答了问题 2016-10-26 18:4710 个回复 不感兴趣

如何评价侯耀文先生?

赞同来自:

谢邀。
不敢评价,说个故事,
年深日久,或有偏遗。
大背景:刚进入21世纪的某年,郭德纲还是无名小卒,流行文化大肆入侵,传统艺术貌似土崩瓦解,娱乐圈根本没有相声的位置。有人说,那是相声最难熬的时代。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某次《同一首歌》(应该是的……)演唱会,... 显示全部 »
谢邀。
不敢评价,说个故事,
年深日久,或有偏遗。
大背景:刚进入21世纪的某年,郭德纲还是无名小卒,流行文化大肆入侵,传统艺术貌似土崩瓦解,娱乐圈根本没有相声的位置。有人说,那是相声最难熬的时代。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某次《同一首歌》(应该是的……)演唱会,不知道为毛,主办方把侯耀文、石富宽二位请来了,还放在了演唱会最不讨好的腰上。
而侯、石二位前面的歌手都有谁呢?
韩磊、阿杜、张宇、容祖儿……时间太长,记不清了。但二位之前是谁,却令我印象深刻——张学友!
歌神的一首《吻别》,载歌载舞,连蹦带跳点燃观众,嗨翻全场,连饮场的水都洒了一地。
我的个天……我心想,这场面,一线歌手能接住就谢天谢地了,更别说俩说相声的了……
主持人报完侯、石二位的节目后,二位上台……掌声比放个屁动静大点儿有限。
然后……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
侯爷鞠躬之后,没说话,掏出一张手帕(还是把领带解下来来着记不清了……),趴地上开始擦水,大师风范、仪容仪表、不能出怪相怪动静什么的全都顾不上了……
台下瞬间炸了,沉闷的坟场顿时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侯:“敢情这歌神还是傣族人……”
石:“怎么呢?”(这腿儿递的多舒服!)
侯:“这不来过泼水节了么!”
侯爷的表现十分精彩,而石先生的表现也非常不俗。这几句词儿估计都是现挂,要是一般二五眼的捧哏,直接来个“嗨”、“没听说过”,包袱会就此终结。而石这句“怎么呢”,使得侯爷完美的抖出了下一句的包袱。二位不愧是默契搭档,天作之合。
然后,侯爷就开始拿之前的歌星们挨个砸挂,并且砸一个学一个,加上石先生的插科打诨,侯爷每学唱完一个歌星,台下都能爆发(而不仅仅是响起)此起彼伏的掌声和笑声。
当二位表演结束,鞠躬下台时,观众的热情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山呼海啸。
这要是换了当时某些齐名的其他相声演员……估计就是怎么上来的怎么下去,从头尴尬到尾了吧。
我一直说,相声现在最大的敌人,不是同样说相声的某些同行,而是那些先天就比相声具备极大优势的音乐、影视、舞蹈、戏剧等流行文化。
所以,能让相声在同一舞台上与那个时代的流行文化分庭抗礼,甚至能让相声也成为流行文化一员的人,都是那个时代相声界的英雄。
对了,当侯耀文先生走下同一首歌的舞台时,默默地回头看了一眼。
看着台下山呼海啸的掌声、笑声、呐喊声,不知侯爷是否想起了,他那也曾受人民如此礼遇的父亲?
以及那个相声的年代。 http://image2.qiniudn.com/26682-b77f88dc9043b692a6cbac9edb319f43
https://pic2.zhimg.com/bd84f4ab349cee7d072ff9606a234489_b.jpg
十几年前的事儿了,有的可能记不清了,也讲不清了……当时二位先生的表现,我这只字片语,难表其万一。
http://image2.qiniudn.com/26682-e64226b7f28fffa57954c8cae4a0868c
愿您在天堂一切安好。 https://pic4.zhimg.com/66d42bd55e69589cd3669556f11496c3_b.jpg
愿您在天堂一切安好。
谢妖。

别说,这个问题还真适合我,作为一名京剧的骨灰级粉丝,我就是从相声中的柳活儿开始接触京剧的。

2000年,我上初中(暴露年龄贴),在听了很多遍天津交通广播+文艺广播中罗荣寿、高凤山的《黄鹤楼》之后,我偶然在家里嚎了一句“主公上马心不爽~”,我妈打趣道... 显示全部 »
谢妖。

别说,这个问题还真适合我,作为一名京剧的骨灰级粉丝,我就是从相声中的柳活儿开始接触京剧的。

2000年,我上初中(暴露年龄贴),在听了很多遍天津交通广播+文艺广播中罗荣寿、高凤山的《黄鹤楼》之后,我偶然在家里嚎了一句“主公上马心不爽~”,我妈打趣道,“还挺有味儿的啊!”其实小时候总被老妈嘲笑五音不全,这次经过鼓励,嘿,我倒来了精神儿,从此踏上迷京剧的不归路……真是一言兴邦,一言丧邦。

咳咳,扯远了。说柳活呢,不能一概而论。题主问的是戏曲、曲艺,我就分开来答。先说我戏曲吧。有戏曲学唱内容的一般是三类:腿子活、纯柳活、故事型相声【这个我想不起来有什么行话……谁能告诉我一下?】。

1.腿子活。什么叫腿子活呢?就是模拟戏曲表演片段,往往逗哏的不懂装懂,捧哏又想完成戏曲片段,从而笑料百出。经典例子:《黄鹤楼》罗荣寿高凤山版本、马三立王凤山版本(俩快板儿大师量活),《捉放曹》侯宝林郭全宝、李金斗陈涌泉版本,《汾河湾》苏文茂马志存版本,《窦公训女》田立禾王文玉版本,等等……

这么多版本的腿子活,其实真正柳活儿占的比例很小。除非是罗荣寿那种以柳活入活的,(就是在垫话儿【正活——即作品主要内容——之前的铺垫内容】里以学唱进入作品)一般不需要您对戏曲有什么了解。作品中基本都会解释,戏剧内容啊、术语啊、精彩之处啊什么的。想当初我听这些的时候也完全不了解京剧嘛,倒是听相声长了不少知识。【虽然很多话现在听来也挺外行的……一会儿我再评述哪些相声演员懂戏,哪些不懂】腿子活啊,剧场效果一般都很不错。洋闹儿啊!矛盾冲突激烈,包袱儿多,还常有打哏。《黄鹤楼》里经典的对话:
甲:这句怎么唱?
乙:调儿都忘啦?【唱】“主公上马心不爽”
甲:仓!
乙:你唱!
甲:“主公上马~”
乙:没打家伙呢!
甲:仓郎才台……
乙:我打!
甲:【吼】你打呀! 典型的三翻四抖结构,相声的基本思路。

又跑偏了……我其实是想说,听腿子活不大需要了解戏曲,相反想了解戏曲可以去听腿子活,找原剧去看,更有乐趣。

讲一哏,某版《批三国》有个包袱,说曹操的爸爸叫曹香蕉,什么根据呢?因为京剧《捉放曹》里曹操有一句唱,“吕伯奢与我父相交不假”,所以我爸爸叫曹相交。以上为背景。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南开中学京剧社,我和我们先生唱捉放曹,我的陈宫,他给搭曹操。唱到“吕伯奢与我父”然后他就喷了,乐得半天喘不上来气,大伙儿都纳闷儿啊,程老师,您怎么啦?我们先生笑骂道:“这帮臭说相声的,我们没法好好唱戏了!”

再推荐一个非典型腿子活,侯宝林、高凤山、刘宝瑞《卖马》。

2.纯柳活儿。

像侯宝林《戏剧与方言》、《卖包子》、《改行》、《串调》,刘文亨《学唱京剧》、《打金枝》等等都属于这类。这种作品,唱工是一大卖点。有道是生书熟戏,听不腻的曲艺,戏还是最好要熟。不熟没关系,听了侯宝林串调,再去听周信芳的《斩经堂》,回来再听,还是有味道。人家真有能耐啊。还是跟上一条一个感觉,不用您听相声之前做什么功课,听完了再去听戏,倒挺有意思。仿佛啊,着比说吧,您听戏感觉无从下手,要是有像我这么一个嘴贫的,一边砸挂开哏一边带您听戏,您也有兴趣不是?顺便推荐我原来写那个: 听京剧该如何入门?

3.这类其实最多,沾戏曲内容的叙事型相声都算这类。像刘文亨、马季都说过的《王金龙与祝英台》、传统相声《空城计》、《文昭关》、《阳平关》、《焦赞打严嵩》,新编相声《关公战秦琼》、《罗成戏貂蝉》等等等等,都可以算作这类。其实呢,还是一样,懂戏的,更有乐趣,不懂的,当作入门,听了戏回来再听,更哏。【合算我这分类都白分了!】

其实曲艺也这意思……女朋友催我睡了,明儿再接……众位知友请多在评论给我启示,要不想不起来说嘛~哈欠~
匿名用户

王逍瑕 回答了问题 2016-10-31 22:5810 个回复 不感兴趣

如何评价侯耀文先生?

赞同来自:

谢邀。
不敢评价,说个故事,
年深日久,或有偏遗。
大背景:刚进入21世纪的某年,郭德纲还是无名小卒,流行文化大肆入侵,传统艺术貌似土崩瓦解,娱乐圈根本没有相声的位置。有人说,那是相声最难熬的时代。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某次《同一首歌》(应该是的……)演唱会,... 显示全部 »
谢邀。
不敢评价,说个故事,
年深日久,或有偏遗。
大背景:刚进入21世纪的某年,郭德纲还是无名小卒,流行文化大肆入侵,传统艺术貌似土崩瓦解,娱乐圈根本没有相声的位置。有人说,那是相声最难熬的时代。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某次《同一首歌》(应该是的……)演唱会,不知道为毛,主办方把侯耀文、石富宽二位请来了,还放在了演唱会最不讨好的腰上。
而侯、石二位前面的歌手都有谁呢?
韩磊、阿杜、张宇、容祖儿……时间太长,记不清了。但二位之前是谁,却令我印象深刻——张学友!
歌神的一首《吻别》,载歌载舞,连蹦带跳点燃观众,嗨翻全场,连饮场的水都洒了一地。
我的个天……我心想,这场面,一线歌手能接住就谢天谢地了,更别说俩说相声的了……
主持人报完侯、石二位的节目后,二位上台……掌声比放个屁动静大点儿有限。
然后……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了。
侯爷鞠躬之后,没说话,掏出一张手帕(还是把领带解下来来着记不清了……),趴地上开始擦水,大师风范、仪容仪表、不能出怪相怪动静什么的全都顾不上了……
台下瞬间炸了,沉闷的坟场顿时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侯:“敢情这歌神还是傣族人……”
石:“怎么呢?”(这腿儿递的多舒服!)
侯:“这不来过泼水节了么!”
侯爷的表现十分精彩,而石先生的表现也非常不俗。这几句词儿估计都是现挂,要是一般二五眼的捧哏,直接来个“嗨”、“没听说过”,包袱会就此终结。而石这句“怎么呢”,使得侯爷完美的抖出了下一句的包袱。二位不愧是默契搭档,天作之合。
然后,侯爷就开始拿之前的歌星们挨个砸挂,并且砸一个学一个,加上石先生的插科打诨,侯爷每学唱完一个歌星,台下都能爆发(而不仅仅是响起)此起彼伏的掌声和笑声。
当二位表演结束,鞠躬下台时,观众的热情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山呼海啸。
这要是换了当时某些齐名的其他相声演员……估计就是怎么上来的怎么下去,从头尴尬到尾了吧。
我一直说,相声现在最大的敌人,不是同样说相声的某些同行,而是那些先天就比相声具备极大优势的音乐、影视、舞蹈、戏剧等流行文化。
所以,能让相声在同一舞台上与那个时代的流行文化分庭抗礼,甚至能让相声也成为流行文化一员的人,都是那个时代相声界的英雄。
对了,当侯耀文先生走下同一首歌的舞台时,默默地回头看了一眼。
看着台下山呼海啸的掌声、笑声、呐喊声,不知侯爷是否想起了,他那也曾受人民如此礼遇的父亲?
以及那个相声的年代。 http://image2.qiniudn.com/26682-b77f88dc9043b692a6cbac9edb319f43
https://pic2.zhimg.com/bd84f4ab349cee7d072ff9606a234489_b.jpg
十几年前的事儿了,有的可能记不清了,也讲不清了……当时二位先生的表现,我这只字片语,难表其万一。
http://image2.qiniudn.com/26682-e64226b7f28fffa57954c8cae4a0868c
愿您在天堂一切安好。 https://pic4.zhimg.com/66d42bd55e69589cd3669556f11496c3_b.jpg
愿您在天堂一切安好。
从题外说起。前几天又翻鲁迅的几本书,有个感慨:鲁迅能被威权政权树立为民族魂,有中国共运和文化运动交错的“外因”,有他“不宽恕”的性情做“内因”,等等,总而言之,其实也是矛盾现象。幸亏这个矛盾,那些年的读者还能读几本好书,尽管被肢解和解说得很离奇。有说现在的中国... 显示全部 »
从题外说起。前几天又翻鲁迅的几本书,有个感慨:鲁迅能被威权政权树立为民族魂,有中国共运和文化运动交错的“外因”,有他“不宽恕”的性情做“内因”,等等,总而言之,其实也是矛盾现象。幸亏这个矛盾,那些年的读者还能读几本好书,尽管被肢解和解说得很离奇。有说现在的中国人的一些性情是被这个浙东人拐带坏了的,这说法实在太瞧得起现在的中国人了。
观党内机构设置,常设职能部门:曰组织宣传统战政法,对文艺“这一块”极其关注。特别是在野时,有奇效。刚刚执政时,对文化界的管(zheng)理(zhi)水平非常高,操作这些事的领导干部的内行程度和今日的广电总局之流相差悬殊,无论你认为他们的行为是有必要的,还是邪恶的,还是邪恶而有必要的。(文革后,汪曾祺老老实实地说于会泳懂作曲,江青懂艺术,这实在是很糟糕的老老实实,其凶险正在这“懂”。)
不是相声是否愿意成为工具的问题,是是否愿意选择相声作为工具的问题。相声传播广,至少北中国,大多数人愿意听,写作排练快而成本低,往战场或车间地头上一站,就是节目,是极好的宿主和媒介。
严格地说,也不是相声在影响人,是一种强硬却无孔不入的东西变成各种各样的事物在影响人,之所以不完全用高音喇叭,是因为相声能潜入更小的缝隙,再说,比起人来,高音喇叭也挺贵的。当时,政治与一切人有关,与一切文艺形式有关。
至于相声演员尤其是年轻演员,居然能成为革命干部、文职军官,恐怕多数是梦里也像陈光标一样笑醒,做鬼也像王兆山主席一样幸福的。对于不肯合作的相声和相声演员,甚至不必动用权力,他们几乎没什么生存空间了。相声在被用来做“批评不良风气的工具”时,常被殃及。刘宝瑞聪明,他知道自己爱什么,知道自己是什么,拿到这些段子,没精打采地说一段,就完了。马三立认认真真地完成艺术生产任务,本来为求好,倒挣了顶右派帽子戴。“歌颂相声”的确立,对演员真是福音。要是有机会采访老演员,可以问问他们是喜欢国家开支发粮票的时代,还是自由组建茶馆相声队的年代。那个时代直接改变了大致两代人,间接的改变还无法详细估计。
观众对一门艺术的预期多正常,这门艺术才可能多正常。
谢邀。基本来说三个原因:
一、京韵大鼓是当时最先进的曲艺形式 。京韵大鼓就是一门为在主观和客观上为迎合市民阶层观众而改造出来的艺术形式。刘宝全、白云鹏、张小轩时代自觉或不自觉地对旧的大鼓书如下改造:
1. 一板一眼变成一板三眼;
2.长篇大书变短段;
3.吸... 显示全部 »
谢邀。基本来说三个原因:
一、京韵大鼓是当时最先进的曲艺形式 。京韵大鼓就是一门为在主观和客观上为迎合市民阶层观众而改造出来的艺术形式。刘宝全、白云鹏、张小轩时代自觉或不自觉地对旧的大鼓书如下改造:
1. 一板一眼变成一板三眼;
2.长篇大书变短段;
3.吸收京剧的精华内容(如刀枪架和部分曲牌子);
4.吸收代表清代曲艺最高水平的子弟书的精华内容(如露泪缘,悲秋等);
5.从地方方言改成京腔京韵;
6.重新设计了繁复精彩的旋律、过门以及鼓套子;
7.吸收了评戏的一些唱腔(如大西厢);
8.去除了思想糟粕,思想与时俱进,如活捉三郎这种闹鬼的题材,先交代清楚听众不要相信鬼神,再比如后来富少舫的孙总理伦敦蒙难,颂扬民主等;
9.淘汰了相对落后的传统大鼓书的内容,如X公案,X家将等;
上面每一个变化,对于一个曲种来说都是翻天覆地的革新。 刘宝全年轻时完成上面这改造,使得京韵大鼓成为一门完全成熟的艺术,超越了单弦坐上了北方曲艺当之无愧的头把交椅。相声处于什么时期呢?刚刚李德扬成名,张寿臣估计还没出生,整个相声还处于少年时代,跟五档相声的青年期,解放后的黄金期相比,艺术还并不成熟。 在20世和纪初,京韵大鼓又完成了如下的改造:
1. 白凤岩和白家五兄弟创造了少白派大鼓,加入了凡字音,而且把刘宝全的高亢的唱法变得更加舒缓,把京韵大鼓改造成真正适合女演员演唱的大鼓,几乎影响了后来的所有女演员;
2. 二十岁的骆玉笙依据刘、白、少白三派大鼓,创立了骆派大鼓,再一次凭借着自己唱老生的底子,大量吸取京剧的优秀内容,吸收了子弟书的部分内容,创立了自己的《红梅阁》和《剑阁闻铃》,并把部分露泪缘中的节目重新改造,并把声腔修改得更加优美华丽,富有技巧性,受到了极其热烈的欢迎。
完成这两项之后,京韵大鼓已经成北方曲艺的实际霸主,而此时此刻,小蘑菇刚刚成名,马三立的名声还不及大哥马桂元,侯宝林刚刚在天津得了“幺鸡”的称号。
二、二十世纪初期京韵大鼓人才辈出。 刘宝全的称号是鼓王,就是北方曲艺的唯一皇帝。私淑刘派的林红玉,人送称号女鼓王,就是北方曲艺女皇帝。骆玉笙人送称号“金嗓歌王”“金嗓鼓王”。其他曲艺如铁片大鼓,有一位大师王佩臣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而毫不夸张地说, 京韵大鼓在短段的20世纪初期就涌现出二三十位大师 。当时天津大大小小几十家曲艺园子,攒底演员几乎都是京韵大鼓演员,还不用说骆玉笙和小岚云这种火了大半个世纪的传奇人物。相声名角如张寿臣、侯宝林、马三立跟那时候同台的京韵大鼓艺人相比,还是差一点。不过 当年张寿臣倒二时,虽然攒底是刘宝全,但铁片大鼓超级巨星王佩臣和单弦三大派之一荣派创始人荣剑尘这两位都在张寿臣前面,已经为相声界非常争光了。
三、攒底是一个综合博弈问题。 其中的各种因素,包含但不限于,约定俗成的剧场传统(比如快板就该开场去,西河大鼓就是不能攒底,侯宝林之前相声也没有攒底的),演员的声望,观众的喜爱程度,以及曲种本身的特点等。一场曲艺演出,相声本来就是滑稽幽默的艺术,虽然受到热烈欢迎,但京韵大鼓本身题材就是才子佳人、帝王将相,唱腔大气,让京韵大鼓攒底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至于侯宝林相声攒底,我印象里是那场本来攒底的是孙书筠先生攒底,本来孙先生年龄比侯宝林小很多,艺术还不成熟,再加上侯宝林和其他相声艺人不同的是,侯先生自觉净化舞台,台上讲文明相声,人们觉得听侯宝林的相声好,讲文明,受到了特殊的欢迎。因此在机缘巧合下,侯宝林第一次成为了攒底的相声演员。 从这个角度上,侯宝林是有功的,因为他第一次用自己的能耐打破了相声不能攒底的惯例。
--
解放后,相声彻底脱离了剧场和京津地域的束缚,走进全国的广播电台和电视台,走进了社会各个阶层的日常生活,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全国曲艺的魁首,无人匹敌。

二三十年代的艺人在小剧场里演出,为何都是京韵大鼓攒底?

建国后相声是否成为了宣传工具?如何看待这种改变?

如何评价侯耀文先生?

如何欣赏相声中的「柳活」?最好先了解哪些曲艺、戏剧的知识和曲目、剧目?

如何评价侯耀文先生?

如何欣赏相声中的「柳活」?最好先了解哪些曲艺、戏剧的知识和曲目、剧目?

如何评价侯耀文先生?

如何欣赏相声中的「柳活」?最好先了解哪些曲艺、戏剧的知识和曲目、剧目?

如何评价侯耀文先生?

如何欣赏相声中的「柳活」?最好先了解哪些曲艺、戏剧的知识和曲目、剧目?

二三十年代的艺人在小剧场里演出,为何都是京韵大鼓攒底?

建国后相声是否成为了宣传工具?如何看待这种改变?

如何评价侯耀文先生?

如何欣赏相声中的「柳活」?最好先了解哪些曲艺、戏剧的知识和曲目、剧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