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   4 个讨论,0 个关注

经济学界是否像刘瑜所说的那样,不断在论证「人渴了就想喝水」这样的问题?

有哪些以学术为背景的小说值得一看?

如何评价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James Heckman 的学术成就?

如何评价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James Heckman 的学术成就?

条新动态, 点击查看
作为一个在Heckman手下工作,但极难见到本尊的RA,来简要答一下这道题目。我觉得没有太多的人有足够的水平“评价”他的学术成就,所以只能通过个人的认识简单介绍一下。能力所限,还请批评指正。

我觉得可以把Heckman的学术生涯大致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 显示全部 »
作为一个在Heckman手下工作,但极难见到本尊的RA,来简要答一下这道题目。我觉得没有太多的人有足够的水平“评价”他的学术成就,所以只能通过个人的认识简单介绍一下。能力所限,还请批评指正。

我觉得可以把Heckman的学术生涯大致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主要是20世纪70年代他对于微观计量理论的重要贡献,这也是他00年和McFadden一起获得诺奖的最主要的原因。学习微观计量的同学一定知道Heckman最著名的文章——Sample Selection Bias as a Specification Error ( Econometrica , Vol. 47, No. 1 (Jan., 1979), pp. 153-161)。即使不知道这篇文章,也应当知道计量经济学非常基本的常识(也是做OLS时候关键假设的一部分),那就是我们希望我们的sample selection是随机的。简单来说,如果违反了随机性,那么简单的OLS回归会得出有偏、不一致的estimator。违反随机性的非常重要的来源便是所谓的self-selection——可以是被研究的群体特征所决定的,也可以是研究者的自选择问题,不一而足。举个例子,我们可能很容易得到受教育程度高的人的相关数据,而受教育程度低的人群则可能因为各种原因导致数据的缺失。换句话说,如果得到的数据不具有代表性,那么得到的估计就很难保证其可信度。

Heckman这篇文章的最重要的贡献,在于他用计量方法给出了自选择问题的解决方式——就像这篇paper的题目所说的,selection bias实际上可以被看作是一种specification error(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遗漏变量问题)。如果样本符合一定的选择方式,那么我们可以将这种选择方式导致的选择偏差引入原模型当中,从而修正偏差,使得我们的估计变得一致。Heckman在他的paper当中提出了这个现在看来已经并不是什么特别新鲜的概念(也是因为现在的我们在这个体系下已经能够把太多东西看作specification error的缘故吧),同时找到了将选择偏差(的条件期望)引入模型建立估计的办法,在当时看来应该是非常出彩的成就。

诺奖委员会的advanced information特别提到了为什么Heckman的sample selection model具有重要的现实应用价值,请参考 http://www.nobelprize.org/nobel_prizes/economic-sciences/laureates/2000/advanced-economicsciences2000.pdf .

第二个阶段实际上也是第一个阶段的延伸,Heckman在1974年(博士毕业第三年)就通过他对劳动市场的研究奠定了学术地位。上世纪80到90年代他在labor market以及相关领域的研究也是收获颇丰,特别是他对于duration model的研究,并将duration model应用到诸如移民,婚姻等等方面上来,这一部分就不多展开了,了解也不深。但是需要提到的一点是Heckman在这段时间继续延伸了他对于样本自选择的研究,特别是注意到了一些无法观测到的样本间差异的问题。这样也就自然打开了其对于各种社会项目进行研究评估的道路。

第三阶段,也就是现在,便是对于Heckman自己之前的理论成果的延伸与应用。这个阶段Heckman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了一个主题——Human Flourishing上。用他自己的research statement来说就是:
I am interested in the economics of human flourishing, or the
circumstances under which people are able to develop the skills to
thrive in our current economy. These encompass the conventional,
cognitive sense of the word (education, on-the-job training) as well as
the noncognitive sense (such as the qualities of perseverance and
accountability).
Source: Research Statement

可以看到Heckman的研究实际上还是延续了他一直以来的研究兴趣。一方面,许多社会项目收集的样本都具有一定程度的自选择问题。另一方面,对于人力资本的研究实际上与诸如labor market这种让Heckman起家的主题还是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不过这一阶段比较大的特点是Heckman参与的许多研究都直接涉及各种教育项目的评估,比如美国的GED以及美国、中国的一些早期干预的研究。在早期干预(early-childhood intervention/education)这块具有代表性的项目便是对于Perry Preschool和Carolina Abecedarian Program的评估,比较重要的内容包括回报率的估计。这里给一篇NBER Working Paper: The Rate of Return to the High/Scope Perry Preschool Program 。Perry Preschool这样的小样本研究起来有其独特的局限性,Heckman的研究也是很好地解决了这些实证分析当中存在的问题。
http://home.uchicago.edu/~rodrig/PUB.pdf ]

同时Heckman也在与后起之秀一起做一些关于人力资本积累的理论研究,这方面的研究成果可见去年的Annual Review: The Economics of Human Development and Social Mobility .


总之,我认为Heckman最大的学术成就不仅在于他对于计量理论的贡献,更在于他自己对于其理论的创造性应用。从这点来讲,Heckman也是视野开阔的一个学者——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我觉得是可以概括Heckman的学术成果的。如果想要更加全面地了解Heckman不妨来 |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这里看看——汇集了现在Heckman参与的研究项目,你一定会惊叹于其涉猎的领域之广,意义之重大。

同时必须得说,我觉得Heckman确实是一个对待工作非常认真的人,从他对于他的PhD的各种push,paper draft各种认真仔细的修改、评点就能看出来(当然这对于那些PhD们来说不一定是什么好事),但是在他身上确实能够看到其对学术严谨、务实的态度。这点是我们最需要向如Heckman一样的诺奖得主们学习的地方。

以上,能力所限,欢迎批评指正。
作为一个在Heckman手下工作,但极难见到本尊的RA,来简要答一下这道题目。我觉得没有太多的人有足够的水平“评价”他的学术成就,所以只能通过个人的认识简单介绍一下。能力所限,还请批评指正。

我觉得可以把Heckman的学术生涯大致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 显示全部 »
作为一个在Heckman手下工作,但极难见到本尊的RA,来简要答一下这道题目。我觉得没有太多的人有足够的水平“评价”他的学术成就,所以只能通过个人的认识简单介绍一下。能力所限,还请批评指正。

我觉得可以把Heckman的学术生涯大致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主要是20世纪70年代他对于微观计量理论的重要贡献,这也是他00年和McFadden一起获得诺奖的最主要的原因。学习微观计量的同学一定知道Heckman最著名的文章——Sample Selection Bias as a Specification Error ( Econometrica , Vol. 47, No. 1 (Jan., 1979), pp. 153-161)。即使不知道这篇文章,也应当知道计量经济学非常基本的常识(也是做OLS时候关键假设的一部分),那就是我们希望我们的sample selection是随机的。简单来说,如果违反了随机性,那么简单的OLS回归会得出有偏、不一致的estimator。违反随机性的非常重要的来源便是所谓的self-selection——可以是被研究的群体特征所决定的,也可以是研究者的自选择问题,不一而足。举个例子,我们可能很容易得到受教育程度高的人的相关数据,而受教育程度低的人群则可能因为各种原因导致数据的缺失。换句话说,如果得到的数据不具有代表性,那么得到的估计就很难保证其可信度。

Heckman这篇文章的最重要的贡献,在于他用计量方法给出了自选择问题的解决方式——就像这篇paper的题目所说的,selection bias实际上可以被看作是一种specification error(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遗漏变量问题)。如果样本符合一定的选择方式,那么我们可以将这种选择方式导致的选择偏差引入原模型当中,从而修正偏差,使得我们的估计变得一致。Heckman在他的paper当中提出了这个现在看来已经并不是什么特别新鲜的概念(也是因为现在的我们在这个体系下已经能够把太多东西看作specification error的缘故吧),同时找到了将选择偏差(的条件期望)引入模型建立估计的办法,在当时看来应该是非常出彩的成就。

诺奖委员会的advanced information特别提到了为什么Heckman的sample selection model具有重要的现实应用价值,请参考 http://www.nobelprize.org/nobel_prizes/economic-sciences/laureates/2000/advanced-economicsciences2000.pdf .

第二个阶段实际上也是第一个阶段的延伸,Heckman在1974年(博士毕业第三年)就通过他对劳动市场的研究奠定了学术地位。上世纪80到90年代他在labor market以及相关领域的研究也是收获颇丰,特别是他对于duration model的研究,并将duration model应用到诸如移民,婚姻等等方面上来,这一部分就不多展开了,了解也不深。但是需要提到的一点是Heckman在这段时间继续延伸了他对于样本自选择的研究,特别是注意到了一些无法观测到的样本间差异的问题。这样也就自然打开了其对于各种社会项目进行研究评估的道路。

第三阶段,也就是现在,便是对于Heckman自己之前的理论成果的延伸与应用。这个阶段Heckman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了一个主题——Human Flourishing上。用他自己的research statement来说就是:
I am interested in the economics of human flourishing, or the
circumstances under which people are able to develop the skills to
thrive in our current economy. These encompass the conventional,
cognitive sense of the word (education, on-the-job training) as well as
the noncognitive sense (such as the qualities of perseverance and
accountability).
Source: Research Statement

可以看到Heckman的研究实际上还是延续了他一直以来的研究兴趣。一方面,许多社会项目收集的样本都具有一定程度的自选择问题。另一方面,对于人力资本的研究实际上与诸如labor market这种让Heckman起家的主题还是具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不过这一阶段比较大的特点是Heckman参与的许多研究都直接涉及各种教育项目的评估,比如美国的GED以及美国、中国的一些早期干预的研究。在早期干预(early-childhood intervention/education)这块具有代表性的项目便是对于Perry Preschool和Carolina Abecedarian Program的评估,比较重要的内容包括回报率的估计。这里给一篇NBER Working Paper: The Rate of Return to the High/Scope Perry Preschool Program 。Perry Preschool这样的小样本研究起来有其独特的局限性,Heckman的研究也是很好地解决了这些实证分析当中存在的问题。
http://home.uchicago.edu/~rodrig/PUB.pdf ]

同时Heckman也在与后起之秀一起做一些关于人力资本积累的理论研究,这方面的研究成果可见去年的Annual Review: The Economics of Human Development and Social Mobility .


总之,我认为Heckman最大的学术成就不仅在于他对于计量理论的贡献,更在于他自己对于其理论的创造性应用。从这点来讲,Heckman也是视野开阔的一个学者——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我觉得是可以概括Heckman的学术成果的。如果想要更加全面地了解Heckman不妨来 |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这里看看——汇集了现在Heckman参与的研究项目,你一定会惊叹于其涉猎的领域之广,意义之重大。

同时必须得说,我觉得Heckman确实是一个对待工作非常认真的人,从他对于他的PhD的各种push,paper draft各种认真仔细的修改、评点就能看出来(当然这对于那些PhD们来说不一定是什么好事),但是在他身上确实能够看到其对学术严谨、务实的态度。这点是我们最需要向如Heckman一样的诺奖得主们学习的地方。

以上,能力所限,欢迎批评指正。
匿名用户

大Joy 回答了问题 2017-05-19 13:1710 个回复 不感兴趣

有哪些以学术为背景的小说值得一看?

赞同来自:

跟学术议题有关的小说
When Nietzsche Wept
The Schopenhauer Cure
The Spinoza Problem
Einstein's Dreams -据说很多人认为这本书使他们更理解了爱因斯坦的理论,不过我读完貌似没... 显示全部 »
跟学术议题有关的小说
When Nietzsche Wept
The Schopenhauer Cure
The Spinoza Problem
Einstein's Dreams -据说很多人认为这本书使他们更理解了爱因斯坦的理论,不过我读完貌似没有这个感觉,不过仍是很不错的一个小册子
Copenhagen- 波尔和海森堡在二战期间(有关原子弹研究进展)的会面,这大概是我读过的最好的关于学术的剧本了!

跟文艺有关的小说:
Mitz: The Marmoset of Bloomsbury -Mitz是弗吉尼亚伍芙一家的猴子,确切的说是她老公收养的猴子,主要写伍芙一家在伦敦bloomsbury居住的日常生活,喜欢伍芙的可以看看这本书
海明威的 A Moveable Feast - 貌似不太符合问题的要求,不过这本讲述年轻海明威在巴黎和其他后来知名的文学、艺术人交往的小说实在是一本盛宴,有两个版本:被他老婆censor过的老版,以及2010年出版的‘restored’ edition

侦探小说:
Newton and the Counterfeiter ——这是依据史实讲述牛顿在职业生涯后期在皇家铸币厂当头期间如何找出当时最大的假币制造者的故事,但是小说的前半部有很不错的关于牛顿早年研究的思路历程分析

描述学术生活的:david lodge的 small world (小说,但很经典)
Mary Beard的 It's a don's life 这是一本英国大概最受欢迎的classicist的博客集
Spurious -这是一个学术人起先在网上做的虚拟的“对话集”(其实都是他一个人写的),挺有意思,和具体学术课题没什么直接关系,但很能引起共鸣。

Graphic novel:
Logicomix- 讲罗素和当代逻辑学的创立的
Feynman -讲费曼和量子物理的

跟数学有关的:
Uncle Petros and Goldbach's Conjecture - 代表了一类学术故事
The Artist and the Mathematician: The Story of Nicolas Bourbaki, the Genius Mathematician Who Never Existed - 关于“数学家”Bourbaki的故事,很赞
A Certain Ambiguity -不明白这本书为什么会获奖
Alex’s Adventure in Numberland - 不明白这本书为什么会那~么畅销
我还是很喜欢刘瑜写的东西的。

不过刘瑜这篇文章好像没有提到经济学。刘瑜本人似乎是搞政治学的,这方面我不了解。她举的例子可能是政治学的研究的套路,跟经济学可能关系不大。

不过经济学也的确有这样的经济学家,在中国发现一些比较猎奇的现象,然后牵强附会的用一些歪果... 显示全部 »
我还是很喜欢刘瑜写的东西的。

不过刘瑜这篇文章好像没有提到经济学。刘瑜本人似乎是搞政治学的,这方面我不了解。她举的例子可能是政治学的研究的套路,跟经济学可能关系不大。

不过经济学也的确有这样的经济学家,在中国发现一些比较猎奇的现象,然后牵强附会的用一些歪果仁都喜闻乐见的原因去解释,然后发国外的期刊。但是其中的有一些解释,作为中国人自己来看,可能是不会相信的。

这样的有么?有,不过并不是很多。至少我见过的不多。

再来说选题。我无意评价刘瑜的学术水平,因为我也不懂政治。不过有一点可以说的是,经济学的很多选题在外行看来可能是非常无趣的,但是在经济学家看来就非常有理论价值或者实际价值。

“人渴了就喝水”看起来的确是一个无趣的问题,但是人是怎么感觉到渴的?什么时候感觉到渴?其背后的生理基础是什么?等等问题,我想在生物学里面也不是一个很差的选题。

当然,即使是内行做研究的人,也会看到一些无意义的选题。我觉着一个问题有没有意义,有的时候是个比较主观的事情,我觉着有意义的,另外的同行可能觉着没任何意思。另外,我们做研究都要盯着那些大牛的重要的文章、领域,虽然可能跟大牛有非常大的差距,我们可能仅仅能从一些小的方面着手研究。但是如果你天天盯着那些垃圾研究,还说这个领域的学者都垃圾的话,我想这还是你自己的问题。

经济学界是否像刘瑜所说的那样,不断在论证「人渴了就想喝水」这样的问题?

有哪些以学术为背景的小说值得一看?

如何评价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James Heckman 的学术成就?

如何评价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James Heckman 的学术成就?